当前位置:首页 >>> 激情文学 >>> 邻家姐姐诱惑我
[上一篇:骚妇杨娜的日记] [下一篇:生命猎手1-11]

紧急通知: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,将 845ee.com 加入收藏夹!

    我十九岁的时候,上大一。

    邻居家比我大两岁的女孩上大三,因为是在一个学校,又住一楼,所以彼此很熟,我几乎天天都到她家玩。

    我们叫她漂亮好了,她个子很高,有1米7,人很漂亮,出奇的迷人,从她搬来那天起,我就迷上了,总是幻想以后和能她在一起,双宿双飞。

    有一天,我像往常一样去找她,门开了,我一下停住了。

    开门的是一个大姐姐,估计有18岁左右(后来我知道她21岁了),非常妩媚,两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有一种醉人的光线。

    她用一种磁性的略带沙哑的声音问我∶「你找谁?」我愣在那里,直登登的盯着她,一句话也说不上来。

    她又问∶「你找谁呀?」我脑中一片空白,我想说找漂亮,可是嘴怎么都不听使换,一点声也发不出来,只是愣愣的盯着她看(事后回想起来,我当时是被惊呆了,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人,不要说漂亮比不了,就是天天电视里那些庸俗脂粉也根本不能比。当时我又很小,不懂得伪装,只是傻傻的呆住了),我紧张的浑身冒汗,可就是说不出一句话来,我喉咙里咕噜了一下,连我自己都听不见┅┅「喂~这孩子,你想找谁呀?」就在我僵持在那儿,大汗淋漓的时候,漂亮从门后转出来∶「咳~~他是找我的,进来吧!」我从漂亮那儿知道她是漂亮的大姐,在外地工作,回来休假。

    那天我和漂亮在一起,总是心不在焉,眼睛总往她大姐的屋里瞧。

   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忘不了,满脑子都是她的影子┅┅我从邻居们的风言风语中知道,原来她是怀了孕,打胎被单位知道了,她男友经不住压力自杀了(同单位的党员),她是请了长假,回来躲避的。

    我的心思又开始了漫无边际的遐想∶从怀孕,到打胎,一直到更让人向往的造成这结果的行为,最后停留在她那微翘的屁股上,这才发现,原来她不仅脸蛋漂亮迷人,身材也是一级棒,用小朋友的话说,那是有过男人的女人才有的成熟身材。

    从那以后,我就更勤的往漂亮家钻,非凡是漂亮不在的时候。

    漂亮因为是初三,要考学,所以天天都要补习,要5点半才回来。

    而我下午一放学,就归心似箭,心急如焚的往家赶。

    因为白天大人都上班,所以下午几个小时都是只有我们俩在一起,一来二去是越混越熟。

    我们一起去看电影。

    那时我还很小,不懂得什么,只是知道喜欢她,想亲近她,至于要怎样做,就根本不知道。

    再加上非凡崇敬她(心里根本就是把她当成了女神),从来也不敢、也不会动手动脚,所以一直没有实际的进展。

    这时,藉着电影院里黑,我仗足了胆子,静静地、轻轻地把手放在了她的手上,当时我的那个心呀,跳得连我自己都能听见,而电影演的是什么,我是一概不知的!我又慌、又怕、又激动地期待着,等待着(我已经预备挨一个大耳刮子了,我不知道等待我的将是什么,假如我被打了,我又将怎么解释,我通通不知道。

    那种六神无主的心情,今天已经长大的人是不会再有了,那种心情是真的叫做激动)┅┅结果,她就似乎不知道我的手已经放在了她的手上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   我的心跳渐渐地平静下来,胆子一点点地大了起来,我开始慢慢地、轻轻地抚摩她的手,上身渐渐地向她靠拢,她在我不知不觉间,静静地已经抓紧了我的手,当我发现的时候,可想而知,我是多么的激动啊,那种心情、那种纯情,绝不是今天的我再能体会的了┅┅(原来她也喜欢我的呀!)终于,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,轻轻地抚摩着,尽管有裤子挡着,我还是能感觉到那平滑、那圆润、那柔软┅┅我激动着,我沉醉着┅┅她,并没有阻止我,只是静静的坐着,任由我的手在她那使人不能不犯错误的醉人的大腿上往返抚摩着。

    而我,也就到此为止了,以我当时的年龄,这已经是我知识的局限了。

    尽管这次看电影仍然没有实质性的发展,但是它拉近了我们的距离,换句话说,从那以后,我们之间就没有距离了,挨挨蹭蹭变成了常事。

    终于,有一天,我们俩躺在床上看书(自从看过电影以后,我们就非常亲密了,躺在她的双人床看书,已经是很随便的事了。

    她看的是《红楼梦》,我看的是《西游记》,完全是不同的爱好)。

    她凑过来问我∶「你明白这段的意思吗?」我当然不明白那段说的是什么意思,她就解释给我听,听得我耳红心跳,羞得不知怎样好了。

    「唉呦!你还脸红了,快让大姐看看。」她这么一说,我更是臊得没处躲、没处藏的。

    她顺势抱住我,用手搬着我的头,把我的脸朝向她,轻轻的、轻轻的亲吻着我的脸,一种幸福的电波流遍我的全身,我的心「噗噗」的跳,我是那么激动,那么幸福┅┅我静静的、静静的偎在她怀中,任由她亲,任由她吻,这一种感觉是多么的美妙,多么的令人沉醉啊!我从心底里呼喊∶天啊,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幸福了,这就是我朝思暮想、梦寐以求的幸福啊!(那时我的年龄决定了,这种感觉是我当时最沉醉的时光。)慢慢的、慢慢的,她亲到了我的嘴,我自然地张开嘴,配合着她,亲着她。

    (尽管我还小,但似乎不用人教,自己就知道,是否是自然反应呢?)亲着,亲着,我的身体开始发热,感觉上有了一点变化,可是我又不知道是什么变化(那时候还不懂是底下有了动静),只觉得好美、好热、好躁、好想(也不知道该想什么,只是无目标的想)。

    她当然感觉到了我的躁动,藉机就把我搂得更紧,实际上就是把我整个抱在怀里。

    这样我就贴上了她的胸脯,胸前软软的肉感,给我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击,我的思想已经不再是我的了,我就觉得什么全都飘飘的,我的反应完全已经变成了本能(因为一切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,我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已经发生的也是我没有经过的,就似乎是一种新知识的启蒙和强制大量灌输,我的头脑已经不能消化这突如其来的大量新知识,大脑开始停止工作。

    但是我的本能并没有停顿,本能开始代替思维来左右我的行为)。

    事实上,这时我的下面已经变得很大了,但是我自己并不知道,也不懂,只是觉得很躁,很想贴着胸前那软软的肉┅┅她当然发现了我的反应,就用她的胸膛使劲地挤着我∶「喜欢吗?」我点点头,她抓住我的手,把它放在自己的乳房上,天呐!我的头「嗡」的一下,我哪里受过这个?我的手颤颤地摸着她的奶。

    「不对,傻瓜,要揉,轻点揉。 」说着,她解开了上衣的扣子,并解开了乳罩,我可以直接摸到她迷人的乳房了,不是很大,但是很柔软,手感给我一种震动。

   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摸女人的奶,那种强烈的震动感,我至今也忘不了,那种躁动的感觉更强烈了。

    她的手摸到了我的下面∶「唉呦~~这么大了,嗯┅┅」我忽然间明白了,为什么我感觉那么躁,我羞得呦,脸都不知道往哪儿放,嘤咛一声,把头埋进她的胸前∶「嗯~~」我的脸贴着她的胸,那种柔软、那种气味,醉趐了我的所有┅┅我觉得底下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(今天我们知道那是冲动,但当时我可不懂),就觉得她的手让我很舒适。

    她的手依然在那儿∶「这么大呀,羞死了,你羞不羞喔?嗯~~」我被她说得脸红心跳,耳根子发烧,可底下却更硬了。

    「啊哟!越来越硬了嘛,像铁棍似的,你想干嘛呀?嗯~~」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想干嘛,因为我的思想早就停顿了,我只是本能地愿意她摸着,觉得舒适。

    至于它变大,根本就不是我想,而是身体的原始反应。

    她的手继续在下面揉着、搓着,我的下面被她揉搓得又粗又大,浑身都已经趐软了,所有的意识都集中在下面那一点上,唯一的感觉就是舒适,就是千万别停,就是想继续,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「爽」。

    「啊呀!怎么流了这么多,都湿成这样了?」我低头一看,裤子湿了一片,有鸭蛋那么大,我吓坏了,以为是尿尿了(现在我们知道,那是前期分泌物,似乎叫前列腺素吧,随便叫什么了)。

    「羞羞羞,羞羞羞!」她边说边解开了我的裤子,我羞得根本不敢看她。

    她慢慢脱下了我的裤子,用手撸着我的下面,一下一下的,我的天啊!舒适得简直受不了,长这么大也没这么舒适过呀,实在是让人受不了了。

    「豆豆,喜欢大姐吗?」我点点头,她就抓起我的手,放到了她的下面。

    我的天呐!那、那、那、那里居然是湿的,裤裆中间全都是潮的,我以为她也尿尿了,可是我是真的喜欢她,我根本就不在乎她的尿脏不脏,我只是觉得好美∶大姐的尿都让我摸。

    「嗯~~豆豆,你摸得大姐不行了,哎~~嗯┅┅嗯┅┅」我听得莫名其妙,怎么就不行了?不行了是什么意思?不懂。

    我只是不停的摸,往返蹭着她的底下。

    「豆豆,豆豆,放到里面去好不好?哦┅┅哦┅┅」「什么放里面去?」我问。

    「你的手,你的手。」说着就解了裤子,把我的手放了进去。

   当我摸到那里面,软软的、湿湿的、粘粘的,我整个身子都僵住了,今天的一切给我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,我根本无法接受这么多的新感觉、新知识,我的头脑是一团混乱,但是我又是极度的兴奋,我只知道我正在摸大姐尿尿的地方,而且还有点尿。

    我当时非凡想把手拿出来闻一闻,到底尿是不是有骚味(我以前从来没想闻过,也就不知道尿是否真臊,其实那不是尿,而是水),可是我不敢,我只是不停地摸,摸着那些软软的小肉,我根本也不知道那是什么(阴唇)。

    「噢┅┅嗯┅┅噢┅┅嗯┅┅」大姐的声音都带着拐弯,我听得非凡兴奋,底下自然就硬硬的。

    「啊┅┅啊┅┅豆豆,往下点┅┅哎┅┅哎┅┅再往下┅┅对,对,就是那儿┅┅放进去,放进去,把手指头放进去┅┅啊~~啊┅┅哎呀~~不行了,哎呀┅┅受~不~了~了┅┅」我把手指放进大姐的洞洞里面,粘粘的、湿湿的、全是水儿,大姐激动得不行。

    大姐喘着粗气问我∶「豆豆~~你喜欢大姐吗?」我重重地点点头。

    「你想大姐吗?」我又点点头(其实我当时根本不懂得「想」还有另一个意思)。

    「愿意跟大姐好吗?」我点点头。

    「说话,别光点头。」我说∶「愿意。 」「真的愿意?」「嗯。」「不后悔?」「不。」「真的不后悔?」「真的不后悔!」大姐听到我这么肯定的回答后(实际上我当时根本不知道这些回答在当时的意义,我只是从心里发出的,永远在一起的愿意,而并不知道将要发生的事),就侧过身,用手抓住我的鸡鸡,一上一下的撸着,本来就很大的它,更变得硬硬的。

    大姐把裤子脱下,转身趴在我身上,问我∶「你真的喜欢大姐?真的不后悔吗?」我说∶「真的,我真的喜欢。」(这时我就觉得大姐的奶压着我好舒适,我被大姐压得好幸福、好美。)大姐的手又在套弄我的鸡鸡,然后大姐把身子噘起,把我的鸡鸡扶直,身子再往下一沉,我就觉得鸡鸡被什么给包住了,非凡舒适(当然就是我被大姐给操了)。

    「啊┅┅啊┅┅哎呀┅┅」大姐趴在我身上,一上一下的动着,一下一下地全都操到底。

    我浑身僵硬,唯一靠本能做的就是使劲地往上挺,根本不懂什么进出,什么配合,就只是死命地往上顶(今天想想,挨操的滋味真美,我实际上就是不算被*奸,起码也要算被*奸)。

    「喔┅┅喔┅┅豆~~豆~~你好、好大啊!哎呀┅┅大姐好舒适喔┅┅」我长这么大,不要说挨操,就是操人也没有过呀,哪里经得住大姐这样狠命地操我。

    这刺激实在太强烈了,我又是初经人道,下面非常敏感,没过几分钟,我就不行了∶「啊┅┅啊┅┅大~姐~~大~姐~~我、我、我不行了┅┅我、我来了了了了┅┅「「不行,不行,你不能这么快┅┅」可是,我已经泄完了┅┅大姐很失望,趴在我身上,一动不动,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事(希奇,我当时怎么会懂得我做错了事,可能也是本能),也不敢动。

    过了很久,大姐才从我身上爬起来,躺在我的旁边┅┅(其实,大姐趴在我身上的感觉很好,我很愿意她继续趴下去,我也不觉得沉。)「豆豆,你恨........大姐吗?」「不恨。」我把头靠过去,亲着大姐的脸。

    「你真是傻孩子啊!」大姐感慨地说,爱怜地摸着我的头。

    我茫然地望着大姐,轻轻地亲着她∶「大姐,我爱你!」「傻瓜,我比你大7岁呐!」「我不管,反正我爱你!」(在那个年纪,其实根本不懂什么叫爱,只是认为那就是「爱」了。)大姐明显的没有尽性,她继续用手摸着我的鸡鸡,尽管它已经软弱不堪,她仍然锲而不舍地揉搓着它。

    就这样,我们躺在床上,说着话,大约过了快一个小时,我的下面在她的手不断的工作下,又有了反应。

    「豆豆,它又大了。」我臊得把脸往她胸前埋,亲着她的脖颈,我是那么地向往她,随便怎样亲着她,我都很满足。

    她的手继续工作着,很快,我下面就又胀大了,也硬了,大姐亲着我∶「豆豆,还想要吗?」我边亲着大姐,边说∶「想。 」这次可是明确地知道「想」的意思,也明确地知道想要什么了,而且这次是真的我「想」要,可不像上次稀里煳涂地被操了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   「真的想?」「嗯。」我又亲着大姐,鼓励着她。

    其实她早就想了。

    大姐一翻身,又爬上了我的身,噘着屁股,用手继续撸着我的鸡鸡,并把它扶正。

    这次她没有上次那么性急,而是慢慢地、慢慢地把屁股坐下去,一点点地套进我的鸡鸡。

    这一次,我也知道享受了,她一点点地套着我,我就一点点地享受着舒适,那舒适是慢慢地、慢慢地向下面发展,直到她把我全部吞没了,我们俩一直迸着气,直到这时才同时出了一口长气∶「唔┅┅」「好舒适啊,豆豆,你舒适吗?」我赶紧说∶「舒适,舒适极了!」「愿意让姐姐操你吗?」我说∶「愿意,愿意,愿意极了!」「那我可就要操你了?」我呜咽着∶「我等着呐┅┅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刻。 」「噢~~豆豆,这次你可要忍住啊!」她说着,就开始动了,一上一下地操着我。

    那滋味实在是太美了,就是今天,我都忍不住要说∶挨操的滋味真美!「啊┅┅豆~豆~~好大呀!啊┅┅好深呐,唉呦~~真的好舒适哦┅┅」这次我因为已经出过了一次,所以就没有那么轻易再出来,又加上下面也不像刚才那么敏感,因此我自己感觉似乎还能坚持,但是我依然不懂配合,不懂技巧,还是一味的死往上顶,拼命地挺着。

    「噢┅┅不行了┅┅太舒适了,哦~~真好┅┅」她说着,忽然把身子立起来,就是说,她本来是趴在我身上的,现在变成骑在我身上,一上一下的狠命操我。

    我被他操得好爽(这是现在词,当时我可不知道「爽」字)。

    就这样,她骑在我身上,狠狠地操着我,每一次都操到底(我真怕她把我鸡鸡操断),没有多久,她就不行了。

    「啊┅┅我要┅┅我要┅┅豆~~豆~~使劲呐┅┅我快不行了┅┅我、我┅┅噢~~「她操着操着,忽然趴到我身上,紧紧地抱着我,胡乱亲着我,还有点乱咬我∶」使劲┅┅使劲┅┅你可千万忍住~~啊┅┅啊┅┅「她的底下使着劲,更狠更勐地操着我。

    我哪里禁得住这么狠的女人,就觉得底下怎么样也忍不住了┅┅就在这时,她忽然全身僵硬,死死地抱住我,就似乎要掐死我一样,一动不动∶「啊┅┅啊┅┅我~~我~~我不行了,我┅┅要┅┅」我也就在这时再也忍不下去了,「噗、噗、噗、噗」全都泄给她了┅┅「怎么?你又出来了?」我点点头,她的意思似乎我还应该忍下去,难道她还想要?她在我身上静静的趴了很久,终于我们慢慢的都缓过点劲了,她轻轻的亲着我的脸∶「豆豆,大姐对不住你┅┅豆豆,你不会恨大姐吧?」我吓了一跳,眼睛里满是问号地望着她。

    「傻孩子,你真不明白大姐说的是什么吗?」我摇摇头,等着她自己回答∶「唉,你真是傻孩子啊!」我还是不明白出了什么事∶「怎么了?大姐。」「你真的不恨大姐吗?」我笑了∶「你怎么了,大姐?我爱你还爱不过来呢,怎么会恨你?」「傻孩子,你真的不懂啊?」「不懂什么?」我也有点煳涂了,心里开始打鼓。

    她继续亲着我说∶「大姐操了你,你不恨吗?」我一颗心又放回到肚子里,甜甜地亲着她∶「我的傻姐姐,我怎么会恨你?我愿意被你操哇!「我笑着继续亲她。

    她忽然定住,漂亮又迷人的大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我,就似乎我是什么稀有动物一样∶「你说什么?」我就又重复一遍∶「我说,我愿意被你操!」大姐愣在那儿,看着我说∶「你傻呀?」我笑着说∶「我是傻嘛,因为我爱你嘛,我当然就愿意被你操了,何况你还操得我那么舒适?」大姐一看我胡搅蛮缠,不可理喻的,乾脆也就不跟我说了,无可奈何地摇摇头∶「你真是傻孩子,以后你会明白的。」(今天我们知道,她是因为破了我的身,有点内疚。

    当时我可没想明白,还为挨操沾沾自喜呐!)我们起床下地,把下面都洗乾净(那时候可不像现在,那要拿盆打凉水,再对暖壶的热水),大姐又把床单换了扔到盆里,折腾了半个多小时。

    然后我们就乾乾净净的又躺在刚换过床单的乾净床上,继续聊天。

    「豆豆,你真的喜欢大姐呀?」大姐搂着我问。

    「当然,大姐是我的女神。」说着,我把脸凑过去美美地亲着她。

    现在回想起来,我当时是真的很沉醉,自以为这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了。

    我仰慕地望着我的女神,目光中布满了爱恋,没完没了地亲着她。

    可也希奇了,不管我怎么亲,都似乎没个够,总觉得亲不够,从心中洋溢着澎湃的爱意,甜甜美美地偎在大姐的怀里,真恨不能就这样化在大姐姐的身上,永不分开。

    大姐看着我沉醉的样子,说∶「豆豆啊,你就那么愿意和大姐在一起呀?」我点点头∶「嗯。」大姐摸着我的脸问∶「那你愿意让大姐舒适吗?」「当然,只要能让大姐兴奋,叫我做什么都行。」(年轻人就总是这样,喜欢乱许愿,根本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。)大姐亲着我说∶「可是,有的事有点难。」我痴迷地望着她∶「不怕,只要你喜欢,再难我都愿意。 」「真的?」「当然真的。」我说着就软软地亲着她的脖颈∶「大姐,你真的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吗?只要能让你兴奋,只要能让你满足,叫我做什么我都愿意。 」「大姐,我是你的,随便你要我怎么样都行。」「大姐,我是属于你的,只要你喜欢,叫我干什么都行。」┅┅我一遍又一遍,不厌其烦地表达着我的忠心,生怕大姐不相信我对她的一片痴情(小孩子其实不懂什么,但是在当时当地我是真的以为是一生的全部了,今天已经长大的人们不能去笑话不懂世事的小孩。换句话说,小孩是纯情的、单一的,没有成年人那么多的顾虑和想法)。

    由于先天的缺陷(我比她小7岁),我心里总觉得她不相信我的痴心,总似乎我是小孩子随便说说而已,只是玩乐性质的,因此就尽我所能地向她倾诉我的「一片红心忠于党」(当年从小受党教育,有根深蒂固的正统道德观,从内心深处觉得不能玩弄女性,两性间的事必得认真,生怕被人误会。

    孰不知我自己正在被人玩弄,却还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向玩弄自己的人,表白自己的一片真情意)。

    「豆豆真好,大姐真的好喜欢你。」她边说,边亲着我,我听得心里美滋滋的,脸上荡漾着甜甜的笑意┅┅大姐继续抚摩着我∶「豆豆,刚才舒适吗?」我深深地点点头,小声说∶「舒适。」「还想要吗?」我又点点头,羞臊地把脸埋进她的脖颈弯处┅┅(假如是今天,我可能会说不要,可当时的小孩哪里懂得脱阳的恐怖,只知道是「爽」。)大姐的手慢慢地滑向下面,轻轻的撸着我的鸡鸡∶「你不会嫌大姐脏吧?」我根本想都没想,希奇地望着她∶「当然不会,大姐是我的女神呀!」大姐用手揉搓着我的鸡鸡,一上一下的套弄着∶「大姐怕你不愿意。」「我愿意,我愿意,大姐!」我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,就在那儿狂喊愿意,似乎喊慢一点就再没机会了似的。

    「大姐知道你愿意,我是怕你嫌脏。」(我是真的从心里急了,就似乎是说我不爱她一样,其实我根本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)我浑身乱动,两脚乱蹬∶「怎么会呢?怎么会呢?就是死,我也不会嫌大姐脏啊!」「那你肯不肯亲亲大姐的底下?」我一下没听明白∶「亲底下?」「嗯,亲底下。」大姐看着我。

    我还是没明白∶「底下哪儿啊?」「傻瓜,当然是那里呀!你下去,大姐告诉你。」大姐松开了抓着我鸡鸡的手。

    这时我恍惚明白了大姐的意思,她是要让我去亲她尿尿的地方。

    我激动得浑身发抖,我又想起了那软软的肉,以及那还有点湿的尿(我还是以为那是尿),天啊!大姐连她尿尿的洞都让我亲,我好幸福喔!好沉醉啊!我兴奋得什么似的(以我当时的这种情绪,我怎么会嫌脏,她就是真给我点尿,一个搞不好,我还真就喝了)。

    我很快的把身子蹭下去,莽撞地把嘴对上去,就乱亲起来(这时大姐自己已经把腿噼开了)。

    「不对,不对,你亲到哪儿去了?」原来我不知道洞洞在哪儿,以为那毛茸茸的一片就是。

    「往下点┅┅再往下点┅┅再下点┅┅对,对,就是那儿。」我终于找到了地方,已经没有了开始时的莽撞,轻轻的把嘴对上去,亲了一下。

    天呐!那里湿湿的,还粘粘的,不仅沾到了嘴唇上,而且怎么搞的连鼻子上都蹭上了,我就觉得那粘粘湿湿的有点味,怪怪的,说不上来的味,说臭不臭,说香不香的,让人有点心。

    我强忍着,憋住气,又亲了一下(只是轻轻地碰了碰),又沾上了一些,味更浓了。

    忽然,我明白了那是什么味,是一种海腥味,对,就是海腥味!海产品都带这种味。

    「不对,不对,不是那样亲,你要用舌头亲。」「用舌头亲?」我莫名其妙地看着她。

    「对,用舌头亲,你试试。」尽管我觉得有点恶心,可是我非常愿意满足她的要求(还是那句话,只要她能兴奋,让我干什么都行),我先偷偷的深吸了一口气,小心翼翼地把舌头对上去,我的头「嗡」的一下,我的舌头碰到的是软软的、湿湿的、热热的肉啊┅┅我就觉得天旋地转,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了。

    「对,对,别挪开,上下动一动。」我照着她说的上下动了动,忽然,我明白了什么叫「上下动」,什么叫用舌头亲,那就是要我用舌头舔!舔她那尿尿的洞洞,我知道那就是,也就是说,她是要我用舌头舔她的!!

    我的头「嗡嗡」做响,这种冲击比刚才挨操更强烈,我从来就不知道也是可以舔的,我从小就听到骂人时说「骚」,难道骚穴也可以舔的吗?我抬起头看着她∶「有、有、有点腥┅┅」她摸着我的头笑了∶「不是腥,是臊。」「臊?」我茫然。

    「对,臊就是腥,腥就是臊。」我明白了,原来那股海腥味,就是骚味。

    「怎么了,嫌脏啊?」「不是,不是,我、我┅┅」「傻瓜,刚才不是都洗乾净了,你忘了?」我想起来了,我们刚才是都洗过下面的。

    「豆豆,没关系的,啊,那是大姐流的水水,似乎出汗一样,不脏的。」原来那不是尿,是水水?水水是什么?啊,天呐,就是水呀!!

    我要学的东西太多了,一下子给我这么多新知识,又是味,又是水的,我根本来不及消化。

    「你要是不愿意,就算了,起来吧!」「不,不,我愿意,我愿意,我真的愿意。」我再也不敢犹豫了,赶紧把舌头凑上去,轻轻地舔着大姐的骚(这次可是我自愿的,但是其实是怕大姐再说我不愿意,让我起来。

    换句话说,大姐是「欲擒故纵」,耍了我一道)。

    我轻轻地舔着她的骚,又不敢喘大气(一喘大气,味就进来了),水沾了我满鼻满舌。

    大姐把两腿噼得开开的,静静地躺着,我一下又一下慢慢地舔着。

    慢慢的、慢慢的,大姐开始喘气∶「哦┅┅嘶┅┅哦┅┅豆豆,重~~重一点┅┅」「啊┅┅啊┅┅嘶┅┅舒适┅┅豆~~豆~~好┅┅好舒适哦┅┅」大姐的声音又开始拐弯了。

    我一听到这种拐弯的声音,就受不了,我更卖力的舔着大姐的骚,早就把心的事给忘了。

    舔得我满嘴满脸都是水,骚骚的、粘粘的,粘得到处都是。

    「噢┅┅嘶┅┅好,就这样┅┅哦┅┅哦┅┅」「啊┅┅啊┅┅哎呀~~不行了!豆~~豆~~你、你、你把┅┅舌头┅┅伸、伸、伸进去┅┅啊┅┅啊┅┅我要┅┅我要┅┅伸进去呀┅┅」我被她这种带拐弯的声音说得浑身发热,底下自己就立起来了,我的头脑已经被她的骚水给腐蚀了,没有了思维,只会按照她的要求去做。

    我把舌头伸进去(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进去,进哪儿,但我知道是进里,就把舌头往有空的地方钻),伸进了眼里。

    天啊!本来水是往下流的,现在都顺着我的舌头流,全都流进了我的嘴里,满嘴都填满了骚水,也吐不出来。

    又因为贴得近,所以鼻子上全煳满了骚骚粘粘的水,吸不进气来,大姐又正在激动,我不敢停下来扫她的兴,只好张开嘴喘口气┅┅坏了,这回真坏了,我一点预备都没有,就听见「咕噜、咕噜」两声,藉着我喘气的当口,满满一嘴的骚水全进了肚子┅┅「哎呀┅┅哎呀┅┅好哦~~豆豆┅┅千┅┅万别┅┅停,啊┅┅啊┅┅别┅┅停啊┅┅」在这种带拐弯的声音催促下,我怎么能停得下来,一点都不敢偷懒,我尽心尽力地工作,兢兢业业地为她服务。

    不好了,我又喘不过气来了,坏了,「咕噜、咕噜」,又是一嘴的骚水进了肚。

    这时的我,已经顾不上心了,只想着怎么样满足她,怎么样让她舒适。

    再加上已经有两嘴的骚水进了肚,索性就破罐破摔了,反正多喝少喝都一样,我反而没有了心理负担,乾脆放开了舔。

    我这会儿是拼命的舔,也不管是眼里,还是外,就只管上下前后左右一阵乱舔,也不知道又喝了多少骚水进肚,反正是根本也不憋气了,就大喘着气直接舔┅┅我把个大姐给舔得花枝乱颤,两条腿开了又合,合了又开,嘴里尽是「呜呜呀呀」不知道发些什么声音,屁股是一会儿上,一会儿下,她已经不知道怎么样好了。

    她的这个样子刺激得我底下大大的,不知道为什么这种「连喊带叫浑身乱颤」的样子让我非凡兴奋(从那以后,只要有女人这样,我就受不了)。

    「哎呀┅┅噢┅┅受不了啦~~啊┅┅啊呀┅┅不行了呀~~」大姐的腿紧紧地夹着我的头,屁股一上一下地用她的骚蹭着我的嘴(实际上她就是在用骚操我的嘴)。

    我使劲伸长舌头舔着她的骚穴,一点都不敢退缩,尽管我的头被她夹得很痛┅┅「不、不、不行了┅┅豆、豆~~豆、豆~~啊┅┅快、快、快┅┅上来,我要┅┅我要啊┅┅我、我要你┅┅」大姐用手抓着我的头,使劲往上拽。

    我正舔得上瘾呐,不愿意就此停下来。

    多希奇呀,我刚开始心得都有点想吐,现在却不愿意离开,也不嫌骚了,也不嫌脏了,而且觉得那骚味是那么的美妙,那骚水是那么的香甜,恨不能多喝点从大姐骚里流出来的粘粘的骚水(从那以后,我被她练习得非凡喜欢这个调调)。

    「别、别┅┅舔了,快上来┅┅我要┅┅我┅┅要你啊┅┅」大姐的手使劲把我往上拽,我十分不情愿的离开了大姐姐的骚┅┅「放进来,快放进来!」我知道,这是要我把已经硬硬的鸡鸡放进穴里,我挺着大鸡鸡使劲往里杵,一下又一下,结果怎么都进不去,不是往上跑,就是往下掉。

    「哎呀,痛死我了,你怎么乱杵啊!」大姐说着,用手抓住我的鸡鸡,对准了她的穴∶「使劲,使劲┅┅对,对,啊┅┅啊┅┅啊呀~~好舒适呀┅┅唉呦┅┅真的舒适呀~~噢┅┅」我在她的指引下,终于把鸡鸡杵进了大姐的穴,可是我并不会操(上两次我都是挨操),只是死死地往里顶。

    「傻瓜,你动动啊!」啊,动动,我不知道怎么动,我就更使劲地往里挤。

    「哎呀,不对,是这样!」大姐用手抓住我的腰,一前一后的推着我。

    噢,我明白了,原来是要我一进一出呀,我就在她的手带动下,一进一出地操着她。

    「啊┅┅啊┅┅就是这样,就是这样,啊┅┅哎呀┅┅豆豆啊~~你操得姐好┅┅舒适啊┅┅」我被她说得鸡鸡更大了(希奇,我一听到女人带拐弯的声音就受不了),好在前面已经泄了两次,不然的话,我肯定就不行了,现在因为我已经没有什么存货了,所以一时半会儿还泄不出来。

    我坚持着,一下接一下地操着她。

    这时我已经比较会一进一出地操她了,就看见大姐闭着眼睛,偶然睁开眼看我一下,很快就又闭上,头一下一下地向后抻着,就似乎要进到墙里似的,脸上一阵阵的潮红。

    天呐!这时候才是她最美的时候,我以前从没见过,脸上红红的,而且非凡滋润,连偶然睁开的眼睛也是水汪汪的,真是美到极点了。

    (很希奇的,这个时候,有的女人连皱纹都会展开,不知道各位注重过没有?)大姐使劲叫嚷着,刺激着我的神经,忽然间,大姐随着我的节奏动了起来,就似乎是要把我颠下去似的,两只手更使劲地抓着我∶「啊┅┅啊┅┅使劲┅┅使劲啊~~豆豆┅┅我要┅┅我要啊┅┅使劲啊┅┅啊~~噢┅┅」忽然,大姐一动不动地僵在那儿,死死地抓着我(抓得我有点痛),底下使劲往上挺着(就像桥一样)。

    我可不敢偷懒,更加使劲地冲刺,拼了命地操(实际上,那时我已经没有意识了,只是本能的动作),我就觉得底下非凡紧,忽然之间就忍不住了(根本不给我预备的时间),「噗、噗、噗」就软了。

    大姐这时浑身也松弛下来,我动了一下想下来,「别动,就这样趴着┅┅」说实在话,这时的我已经精疲力尽了,想不让我趴着都不行了,不到四小时的时间,我奉献了三次。

    从那以后,我和大姐就经常进行这样的节目,直到她休假结束。

    后来,我们两家都搬离了那座楼,再后来,我需要考学,又上大学,就再也没见过她┅┅到今天,我依然很想念她,假如有机会再见到她,我情愿再让她搞我,虽然她已经33岁了,可我还是愿意┅┅尽管她实际上是在玩我。

    在19岁就被开了苞,可是我不恨她,真的不恨她,反而倒时时都想起她,说实在的,我还觉得挺美,挺幸福的呐,假如人生重来,我还是会让她玩。

    【完】


[ 此貼被大白鼠在2018-09-14 17:14重新編輯 ]

紧急通知: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,将 845ee.com 加入收藏夹!

[上一篇:骚妇杨娜的日记] [下一篇:生命猎手1-11]